办好公平优质教育,培育一流创新人才
高抒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研究院院长
张元贵 全国人大代表、淮安市教育局局长
盘点今年两会,“教育”是被广为关注的一大热词。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办好公平优质教育,持续改善薄弱学校办学条件,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不断缩小城乡、区域、校际办学差距。

  盘点今年两会,“教育”是被广为关注的一大热词。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办好公平优质教育,持续改善薄弱学校办学条件,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不断缩小城乡、区域、校际办学差距。我们邀请到全国人大代表、淮安市教育局局长张元贵,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研究院院长高抒,共话如何办好公平优质教育,培养一流创新人才。

  优质教育要机会均等 因材施教让每个孩子成才

  主持人:从疯狂学而思,到天价学区房,教育成为现在很多家庭“不能承受之重”。请问两位嘉宾,你们眼中的优质教育是什么模样?

  张元贵:从政府层面看,科学、合理地配置满足各级各类教育需求的教育资源,要做到三个方面:一是数量充足,二是均衡配置,三是弱势群体的孩子,通过政府和社会的帮扶,能享受到平等的教育资源。从学校层面看,要能按照教育规律和青少年身心发展与成长的规律,来组织好各种类型的教育教学活动。从教师层面看,要坚持以生为本,平等地对待关爱每一个学生。从家长层面看,要树立正确的人才观和教育价值观,为孩子营造有利于其全面成长的教育氛围。几方面形成合力,让每个孩子享受到机会均等、因材施教的教育,这就是优质教育。

  高抒:我想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优质教育。在我看来,优质教育需要有一些基本的特点。比如,在学校里面,老师和同学沉浸在一种和谐的氛围当中,他们一起欣赏人类带给我们的文化。在学习过程中,师生之间的关系很好,他们一起探讨:我们是不是联合起来,再做出一些更好的东西,给优秀文化添砖加瓦,使得未来的文化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呢?这样的学校软环境,我认为是优质教育很重要的表现。

  摒弃唯分数论

  课堂“玩”出创新力

  主持人:《江苏省“十三五”教育发展规划》中提出,江苏将着力提升高校科研创新能力,深化科技改革,调整科研政策导向,充分激发各类科技人员创新活力和潜能。请问两位,如何让基础教育能够顺利衔接高等教育,从小培养学生的科研创新能力和素养呢?

  高抒:你提的这个问题很重要,科技创新能力光靠大学培养是不够的,还应该从更早的时候,也就是说要从中小学的时候就开始。我们现在的中小学教育更多地是围绕着升学这个核心,忙于应试教育,过于强调标准答案,这不利于创新能力的培养。

  我们现在应该补上这一环,就是在教育过程当中,要把“玩”容纳进去,这样才能够培养动手能力和创新能力。举例来说,小学里面上科学课时,老师会把需要学习的内容放在PPT上,然后叫大家背下来,其实科学课的要点不是这个,是要动手让学生自己做一遍,这样才能够达到增强科学素养的目的。还有上历史课,如果讲古希腊人的祭祀,不妨让学生有的扮演国王,有的扮演祭司,有的扮演普通人,来一次古希腊祭祀活动的模拟活动。

  张元贵:在目前情况下,我觉得我们首先要摒弃唯分数论的价值追求,还给孩子更多的自主探索、自主实践、自主学习的时间和空间。其次,在基础教育阶段,要保护、激发孩子探索科学和实践的兴趣,培养创新能力和动力。再次,我们要能够开足、开齐、开好各种类型的课程,特别增加开设体验型的课程、动手实践的课程,以及研究型学习的课程。科研创新能力的培养,是个系统的工程,政府和社会在评价机制上,要对实践创新能力的培养有一个很好的导向。如果全部都是唯分数论,就会弱化了刚才说的这些能力的培养。

  教得好拿钱多

  引导大学教师回课堂

  主持人:最近,疯狂的校外培训乱象,引起众多热议。有网友说,“现在有些老师课堂上该讲的内容不讲,然后考试考到的内容,同学们都要靠校外补课才能学到,学生补课可能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请问两位嘉宾对此怎么看?

  张元贵:首先我想肯定这个现象确实有,但是我更要说这个现象是个例,是极少部分教师的所为。应当要肯定我们绝大部分的老师都很敬业,对教育事业非常热爱,把自己的智慧无私地奉献给了自己的学生,他们用心认真准备每一堂课。这部分教师占到我们整个教师群体当中的绝大部分,所以首先要肯定我们这支优秀的教师队伍。您刚才说到一些个别的教师,课上不讲课外讲,课上不讲付费讲,像这样师德有问题的老师,我们旗帜鲜明地反对,这样的行为教育主管部门是严禁的。我也建议,在制度设计方面,要制定出具体的可操作性的办法,严厉禁止这种现象的发生。我想这个文件就不能总是原则,应该有很具体的举措,便于操作。

  高抒:高校里面倒没有课上不讲课外有偿辅导这个现象,但另外一种现象有的,就是有的教师对培养学生不上心。这在一定程度上跟管理体系相关联,因为我们科研考核体系里面,很注重在学术刊物上发了多少论文、申请到了多少个项目,张局长讲的是唯分数论,我们是唯指标论。

  大学教师有双重身份,既是研究者也是教育者,我认为对大学教师的考核要侧重于教学,如果你培养学生的工作做得好,那么就应该要在薪酬上有体现。我建议给教师设立多级的工资,而现在是一位老师如果不能从讲师升到副教授,即使课上得再好,也没法增加工资,我认为这个做法不利于培养青年教师。另一方面对于学术研究做得好的大学老师,则要用内涵来考核他。那么有人说怎么保证他努力工作呢?年轻教师想晋升职称,为了职称这个目标,会努力工作。所以在我看来科研用不着考核,要考核的是对教育和培养学生的考核。

  线上张“网”聚资源

  线下组建高校联盟

  主持人:许多地方在利用“互联网+”,让知名高校的优质教育资源惠及教育薄弱地区。对于教育事业如何利用好“互联网+”,两位嘉宾有什么建议?

  张元贵:全国高校特别是我们江苏的高校,多年来一直和淮安的教育界保持着密切的、良性的互动关系。南大、东大、南航等每年组织优秀的教授团队,到中学来做辅导报告,同时指导协调科学研究,中学也会组织学生到大学里面参加夏令营等各种活动。

  我想我们可以利用互联网,构筑一个平台,把大学的资源整合到这个平台上。比如说,对学生的职业生涯规划指导,大学优秀老师上课的视频,就是慕课资源,让不管哪个地方的学生都能够有充分的选择空间,这是非常有价值的事。

  高抒:中小学学生有这么多的考试,就是因为他们有种升学焦虑。所以,我认为扩大高校优质资源,是很重要的。慕课当然有用,但它主要是在通识课教育上有用,一些实践性很强,需要师生深度对话互动的,用慕课并不合适,怎么办呢?我认为可以有另外一种办法,就是一些代表优质教育的高校,比如说南京大学,可以成立南京大学联盟。把跟南京大学有血缘关系的学校,或者其他愿意拢在一起的学校,放在一起构成南京大学联盟。联盟内,南京大学的办学标准、课程、学分、教师,还有其他教学资源,可以打通使用,这对许多地方都是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