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健康,呼唤称职“守门人”
王旭东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研究员、博导
袁亚非 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副主席 、三胞集团董事长
医卫“质量”,往往体现在“看病难”上;而看病的价格,则体现在“看病贵”上。做好社区健康“守门人”,对医生来说,医学品质和道德尤为重要。

  如何让“社区”在人们健康中担负起守门人角色?我们可以在哪些方面有所作为?主持人邀请到全国政协委员、三胞集团董事长袁亚非,全国政协委员、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王旭东,共话社区健康建设。

  健康标准,生理心理缺一不可

  主持人:现在人见面经常会问候和祝福身体健康,在你们眼中,什么是健康?

  袁亚非:简单的说健康就是快乐,包括身体、心理上的,既包括硬件、也包括软件,总之,快乐才是一种健康。

  王旭东:我是南京中医药大学养生康复专业的,对于“健康”,一般可以从3个层面来说:一是身体体格健壮不生病;二是心理精神状态好;三是社会适应状态好。世界卫生组织又补充了一个道德标准。一个真正的健康的人,这些方面缺一不可。

  社区健康服务,养老重头戏

  主持人:社区是一个城市中最基层的服务、生活单元,健康服务是百姓感受最直接的服务,社区如何才能担负起社区健康“守门人”的角色?

  王旭东:现在分级诊疗最基层的就是社区医疗,社区医疗在老百姓生活当中的体现,就是身边的医生和医院服务,它发挥的作用就是老百姓贴心的医生。

  社区健康服务首先要掌握社区每位居民的健康资料,包括每个人他有什么病史、家庭经济状况如何。其次,要能解决百姓的常见病及常见健康问题。再次,社区健康服务机构要有丰富的资源,要知道往哪里转诊,找哪个大夫更适合,当社区百姓从大医院回来后,要能为疗养、保健提供帮助。

  袁亚非:三胞集团10年前就布局居家养老,收购了居家养老企业安康通。中国确立“9073”的养老目标,90%还是在家里养老,7%是在社区,3%在养老院,即机构养老。因此,社区健康服务是养老中的一个重头戏。2014年,我们收购以色列全球领先的居家养老企业Natali,去年又收购以色列第二大的护理公司A.S.Nursing,把它们的方法论、管理系统引入到中国来。安康通到2014年才做了不到10万的用户,引入Natali的经验后,就这两年时间,到今年1月底,用户已经达到434万,到今年年底用户希望做到1000万。

  社区健康服务需要大量的人手,拥有社区健康服务“利器”显得很重要。我认为,远程医疗技术显得非常必要。

  善用“利器”,更须“走心”

  主持人:百姓对于医疗卫生,评价标准有两个,一个是质量,另外一个是价格。您觉得现在急切需要解决的、要注意的是哪些方面?

  王旭东:医卫“质量”,往往体现在“看病难”上;而看病的价格,则体现在“看病贵”上。做好社区健康“守门人”,对医生来说,医学品质和道德尤为重要。社区医务工作者,要“走心”,要有一颗为病人服务的“心”。当签约患者遇到健康困惑时,社区医生有本事“走心”地解决好,或者让大医院的专家医生一同解决,病人自己不需要去排队挂号。如果能做好社区健康“守门人”,百姓求医问药就更有针对性,能降低很大的看病成本。

  “保障包”厚实了,百姓也会更乐意在社区内解决健康问题。所谓的“保障包”,就是国家医疗保险制度,现在处在广覆盖、水平不断提升的阶段。此外,还应该考虑商业保险。在欧美,中医针灸一次,收费200美元很正常,病人照样付,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保险帮他偿付的。

  社区健康产业,一个“巨大风口”

  主持人:社区健康产业正成为很多资本关注的领域。民营资本未来会在这里如何继续发力?

  袁亚非: 三胞集团的安康通已是全球最大的居家养老公司,我们还将会有全球储存量最大的脐带血干细胞公司,在国内及东南亚7个国家和地区有牌照或有业务辐射,中国7个库中有4个库将是三胞集团旗下的。另外我们也是中国迄今为止第一个收购国外原创药的企业。未来,希望能够在脐带血干细胞存储、基因检测、精准治疗、细胞治疗等方面,在中国做到领先,把最好的基因技术和细胞治疗技术带给同胞。

  具体到社区健康产业,2月中旬三胞集团用大健康产业基金增资控股了综合型养老服务企业颐乐居。颐乐居引进了美国CCRC(持续照料退休社区)养老模式,以建设和运营综合养老社区见长。三胞集团控股颐乐居后,养老板块形成“居家+机构养老服务”互补模式。此外,我们还将引进A.S.Nursing的护理经验,希望与全国各地的妇联家政在家政护理、机构养老方面进行合作,打造养老院、护理院加护理学院于一体的养老综合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