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 > 2019全国两会 > 两会微发布

两会微发布
教育互通,成就每一个青年的人生精彩
王红军 全国人大代表 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工程技术实训中心主任
唐江澎 全国政协委员 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
教育互通,成就每一个青年的人生精彩

  主持人: 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陈治伊

  嘉宾:王红军 全国人大代表 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工程技术实训中心主任

  唐江澎 全国政协委员 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以现代职业教育的大改革大发展,加快培养国家发展急需的各类技术技能人才,让更多青年凭借一技之长实现人生价值,让三百六十行人才荟萃、繁星璀璨。3月10日,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工程技术实训中心主任王红军,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唐江澎走进新华报业传媒集团北京演播室,就现代职业教育大改革大发展进行交流。

  主持人:非常感谢两位嘉宾今天来到我们的演播室。作为教育工作者,两位嘉宾对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是怎样理解的?

  王红军: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对职业教育空前重视,力度前所未有。而且,讲职业教育不是放在教育板块里讲,而是把它放在就业这个板块里讲的,这实际上是把职业教育放到了服务于经济建设乃至于高质量发展的全局的高度。结合前一段时间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的发布来看,对我国整个职业教育的发展路径会有很深远的影响。

  主持人:目前江苏职业教育的现状如何,江苏基础教育和职业教育之间是怎么互补互通的?

  王红军:江苏的职业教育在全国来讲体量最大,总体水平也最高,属于全国的“高原”。同时,十多年来江苏职业教育的改革力度也比较大,办学形式也比较丰富多样。

  主持人:唐委员作为基础教育工作者,您如何理解这次职业教育的大改革大发展?

  唐江澎:我是觉得要站在整个国家的教育体系的角度上来理解这次职业教育的大改革和大发展。大改革,就是说它必须进行体系性的改革,不能是原来那种模式,要打通各种各样的通道,尤其是要把普高和职高两条路径互通的管道打通。在世界范围内,我们一般把高中分成两种,一种是偏向于学识类的高中,一种是偏向于职业类的高中。相对应的也有两种大学——学术型大学和应用型大学。但是在芬兰,在教育的每一个关键点上都是能够互通的,每个孩子在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他们在更多地认识到自我的特质和才智之后,再做出不同的选择,都能够走到更高端,得到很好的发展。这样就可以实现我们最终所需要达到的那种各凭一技之长实现繁星璀璨的目标。如果过早把学生限死在一种类型的教育里,普高和职高的发展路径不是正常的分流,而是考试的分层——达到多少分之后你进的是普高,在多少分之下你只能进职高,把职高变成了一种人无奈的选择,如果永远是这么一种格局,不进行大的改革,现在的职业教育体系就不可能真正发展起来。我理解的大改革就是建立一个能够互通的、让孩子们得到更多更好发展的教育体系。

  主持人:今年高职要大规模扩招100万人,生源从哪里来?

  唐江澎:首先是应届高中毕业生,无论是普高生还是职高生都在这个范围里面,还有退伍军人等。我深深感到,这次高职院校扩招100万,将成为中国职业教育发展的标志性事件而载入史册。我们现在要谈的是对于我们普高来说,在设计普通高中课程方案的时候已经留了一个路径,那就是我们进入高中之后首先把课程分成三种类型的课程:一种是必修课程,一种是选择性必修课程,一种是选修课程。实际上在完成了高中阶段的必修课程之后,通过了相应的学业水平考试,就可以拿着这样的成绩来选择参加职业院校的考试,就不必全部到高三时候挤普通高考那个独木桥。这对于许多学生来说是一个通畅的路径,也是未来人生出彩难得的机会。

  主持人:政府工作报告对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提出了高要求,您觉得我们现在具体工作中还存在哪些困难?

  唐江澎:我觉得有这么几个问题,首先是在人们的观念上要切实通过配套政策落实到位,使得人们的观念发生切实的改变。在教育体制上,要设置一批综合高中,不能简单地把高中分成职高和普高。我有一个很有趣的想法,可以选择一些在传统的升学路径上口碑很好的学校,加一些职高班,让他们做尝试。第二个问题,确实有一个机制和体制的问题。现在我们在大学的层次设计上面,还是把职业院校等而下之,我们这个体制必须把它打通。我觉得,现代职业教育必须把这点做通,它才能真正做好。第三个就是课程建设,这也是个关键。如果我们的职业教育课程能够适应现在的、未来的市场需求,培养出来的人必然是为社会所急需、所欢迎的,既能很好地就业,还能拿到高薪,这样的话,你说谁还会对职业教育固执己见呢?

  主持人:王代表,作为高职院校工作者,您觉得我们工作落实还有哪些困难?

  王红军:最主要的是一定要落细、落实,职业院校只要踏踏实实地去做,应该说还是能做出成绩来的。当然,教育的事情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大家静下心来,持之以恒地去做,这才是最大的困难,因为从顶层设计而言现在真的已经做得很好了,基本上可以跟世界上先进的职业教育对上号了。

  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陈治伊